洪水来了

错乱的时间

主cp武白,ooc,半拟人, 开始内容为第三季结尾,星罗班乘船离开身宗,有新猫。
第二折:拜见!打宗武氏!
“拜见,身宗宗主,在下打宗武小白!”
“敢问,打宗的武小白,有何贵干。”
“后生只是来告知宗主,30年后黯会卷土重来和请宗主告知小白家父现今所在。”
墨兰眯眯眼,“不知小白口中的30年后黯会卷土重来,为何意。”
武小白缓缓告知“小白出生于猫土大战的第15年,黯将会在五年后被打败。之后的事,恕小白无法告知。续有似后生的猫告知宗主。”
“好,墨兰已知。再问汝家父何猫?”墨兰问道,“家父名崧,爹爹为白糖。”

茫茫大海上,白糖脖子上的种子突发金光,向身宗方向飞去。
“臭屁精,我的种子……”
“嗯……白糖,这事别告诉小青。”
“嗯!” 白糖抱紧正义铃,担忧的看向身宗的方向。
“武崧,会没事的,是吧,是吧……”
“会的,别担心。” 说之将白糖的手紧紧抓住。
“嗯!” 白糖垂下眼,笑着看那手,也随之握紧。
碧蓝的天空与海相融,两只猫站在那,手相交,尾巴相融,像影子一般形影不离似的。
(被撒猫粮的猫们:mdzz←_←)

“宗主不必惊讶,你的疑惑自会有猫解答,现可否借小白一船?”
“可。只是我们刚好经历了些事,元气大伤,不知后生可否暂住几日?”
“可以,只是希望能在两天后便能出发,不知宗主可否?”
“当然可以。绒嬷嬷,请小白小友去客房。”
“是。”

“宗主,这个武小白可信吗?” 绒嬷嬷皱着眉头问道。
“嬷嬷,那个武小白韵力分浓厚且韵力双重、纯净,不可忽视。而且关于黯的事虽还不了然,但还是要对此事加以重视。传令下去,复修的同时,开始对京剧猫的培养!也尽量在两天内修建好一条船支!”
“是!”

【武白】新征途:错乱的时间

主cp武白,ooc,半拟人, 开始内容为第三季结尾,星罗班乘船离开身宗,有新猫。
第一折:初现!打宗武氏!(此篇是为了引出新猫)
“宗主……”
“嬷嬷,不必担心,在青儿回来前,我便在此和阿紫一起等她回家。” 墨兰将眼泪抹去,站起来对绒嬷嬷说,“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将身宗变回以前的辉煌!”
“是!”
身后是已远去的船,和一片蔚蓝的大海,如天空一般……

“小青姐姐……”“小青……”
“我没事,只是离开了妈妈而已,以前不也是这样吗,我可是京剧猫,身上可是肩负着保护猫土的生命!”
“嗯!!”
殊不知三宝船长在后面看着他们,脸上带着笑容。
“真是一群小猫……”
大海上,船乘着风,激起浪花,驶向远方……

“臭屁精,你到了打宗,真的不会……”
“丸子!你真是个丸子……我们可是星罗班啊。还有我是不会离开(你)的!”
“……嗯!”

再转到身宗,墨兰宗主站在大殿里与绒嬷嬷谈论如何修复身宗,这时,一宫女来到大殿。
“宗主,有京剧猫求见!”
墨兰顿了顿,“将其带来!”
“是。”
不过一会,那宫女带了一小猫来到殿前。
墨兰发现这京剧猫,身上有双重韵力且年龄与自家差不多,此猫不可忽视!不过,这猫怎么(⊙_⊙?)tm(!!!)的那么眼熟!不就和那女儿的同伴——丸子(?)一模一样!不过仔细一看,小猫头发白中夹含了棕色,眼睛初看时是金色的,细看为红色,如宝石般美丽。
“拜见,身宗宗主,在下打宗武……”
打宗!!不是做宗吗?!

疑问

  深夜玻璃渣,小学生笔文,ooc

  好痛,好痛啊!为什么我感觉好痛啊?!为什么……
  指甲入肉的痛不及心口那份令人窒息的痛,为什么呢?
  好冷,好冷,入骨的冷刺痛着心脏,好冷,谁来救救我!
  七哥……婴婴……阿垣……
熟悉的液体从眼角流出,为什么我感觉如此悲伤?
  “小九……”是哥哥的声音。
  我抬起头,哥哥脸上写满了悲伤与担忧,而这一些并不重要!视线从哥哥身上穿过,停留在一张照片上。
熟悉的神情,熟悉的嘴角……照片上的人无一处是自己不熟悉的。又跌入刺骨的寒冰中……
  我不知道是怎么从那走出,只知道心好痛,好难过……想消除这份痛苦,于是借酒消愁,只希望醒来时,看见那人的身影与他的唠叨……
  可没有,一次又一次的醒来,总是没有他的身影,没有……
  不相信,不相信那个人死了……死在了自己的面前,不相信……
  一次次的放纵,一次次做着他还在时不让自己做的事,可他还是没有出现。所以我决定去找他,不管结局如何,将决定告诉哥哥,换来一声叹息与他的地址……
  当看见他的墓碑时,我曾以为自己不会哭,可我还是哭了,抱着墓碑,一遍遍说着对不起……

一个月前
  我踏入酒吧,自从与他交往,就再也没踏进酒吧,趁着他外出,进了这里。
  我玩疯了,酒也喝了许多,脑袋迷迷糊糊的。回家路上,一辆车驶了过来。我蒙了,但我楚的记得:灯光如死神的镰刀,亮得令人恍惚。一道黑色的身影向我扑来,将我推到路边,血流成河……
  熟悉的脸在血红中非常醒目,血红眼睛里的情绪十分复杂:无奈、惋惜、庆幸……却没有对我的一丝责怪,为什么?!明明是我害了你,为什么?!他伸出手,我赶紧上前握住。他笑了,那么灿烂。我还记得他对我做的嘴型:对不起,我不能陪你了……
  我傻了,这个男人是他生命中除哥哥、七哥外我唯一想共度余生的人。可是,为什么道歉?!明明是我的错!为什么……
  我不知怎么打电话给了哥哥,而陷入黑暗前,是哥哥的身影……
  醒来便是他的离开,我宁愿不醒来!

  “对不起,是我害了你,还有我爱你……”
  “不,没关系,我也爱你。”
  “愿意跟我这吗?”
  “嗯……”

小九儿饲养日记

那啥,本文属于欢乐向,主cp为冰九,其他cp日后再揭晓,笔文渣,内容短小,背景什么的,请大家去看看米哦的《人类饲养手册》,至于饲养者名为时夜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2月20日
   哦哦哦!!~\(≧▽≦)/~今天很幸运,捡到了一只人类!
   捡到的时候,脏兮兮的。但是给ta洗澡的时候发现这明明是个漂亮娃娃!\(^o^)/but漂亮娃娃是个雄性(っ╥╯﹏╰╥c),但是还是好可爱呀!!~\(≧▽≦)/~尤其是他那迷茫无措的表情!!
   而且我决定了我要给他取名为沈九!但小九儿看起来小小的、瘦瘦的,有点担心。╭(°A°`)╮带他去看医生,还好医生说只是营养不良*^O^*。但是呢,小九儿好像之前得过什么病,身子有些弱。≧﹏≦没关系,我还把他养得胖胖的、美美的、可爱的!(ง •̀_•́)ง

冰哥的爱好(画渣一枚,请见谅)

鲛珠(1)

冰哥X鲛人沈九 生子 文笔渣 小学生文笔
  “东海有鲛人,可活千年,泣泪成珠,价值连城;膏脂燃灯,万年不灭;所织鲛绡,轻若鸿羽;其鳞,可治百病,延年益寿。其死后,化为云雨,升腾于天,落降于海。”(出自《寻古店》)
  “对吧,师尊~”
  感受到怀中“人”瞬间变得僵硬,洛冰河愉悦的笑了笑。将人放入之前让漠北君准备的水缸中,如果沈清秋在这,一定会吐槽:冰哥这是要开海洋馆的节奏吗!
  两米高的水缸中,五色的鱼儿
在水中游着,斑斓的珊瑚与水草相映,一竹舍在水草中若隐若现……

  洛冰河眯着眼,含笑看着水中的“人”——墨色的长发在水中散开,与之相对的是,眼前人如玉一样的肤色。玉色的胸膛上两点朱红,纤细的腰身连着一条翠绿的鱼尾,与之相应的是墨色中那一抹翠,都象征着主人的身份——鲛人。
  明明这是一幅美丽的鲛人画卷,墨瞳中的厌恶、不甘、不屑、愤怒……种种情感交错着,深深破坏了这幅画卷。
  “师尊,记住你只能是我的!”血红中带着执着与疯狂。
  “疯子!”